程门翘楚守正创新 ——观青年程派名家郭玮首演新编现代京剧《石评梅

近期,一部由北京京剧院青年程派名家郭玮领衔主演、以程派艺术表演风格创编的现代京剧《石评梅》,可说是吊足了广大戏迷观众的胃口。多家国家级新闻传播媒介和新媒体都在争相报道有关此剧的创编排演情况和幕后花絮,助力播洒新风正气,传播国粹艺术。一部新编戏为何能引来如此广泛的关注和瞩目?缘于郭玮二十多年来对程派艺术的执着挚爱、在艺术道路上砥砺奋进的专业精神、过硬的专业功底和良好的艺术修养。她以俊美端庄的扮相、韵味醇厚的唱功、娴熟练达的表演,成功演绎了多个程派艺术的经典人物形象,深受大家的喜爱和推崇。

7月23日晚,由北京京剧院精心创演的新编现代京剧《石评梅》在北京火爆首演惊艳亮相,为首都的戏曲舞台增添了一抹亮丽的色彩,为程派艺术的传承再续华章,为戏曲艺术的创新发展做了有益的探索与尝试。该剧以凄美哀婉又有革命壮烈情怀的诗化风格、韵味浓郁底蕴深厚的唱腔编排、灵动简洁的舞台设计调度、颇有流派艺术特色的人物演绎,赢得现场观众的满堂彩声,被称为近年来不多见的精品力作。

郭玮作为新一代的程派优秀传人,在艺术道路上孜孜以求刻苦钻研,把对戏曲艺术的执着热爱全部融入到最钟爱的程派艺术当中。多年来,她学演继承了多部程派经典剧目,演绎了多个鲜活的艺术形象,已成为程派传人的佼佼者。她心里一直有一个心愿,就是以程派的艺术表演风格排演一部新的作品,演绎一个全新的艺术形象,为程派艺术赋予新时代的内涵,为程派艺术的发展尽一份绵薄之力。

北京京剧院为培养优秀青年人才、继承发展流派艺术、切实推进文艺精品创作,集结院里的骨干力量和行业内的精英团队,鼎力打造新编现代戏《石评梅》。这部戏围绕民国时代“四大才女”之一石评梅的爱情故事与革命事迹进行艺术创作,描写了石评梅短暂而灿烂的一生。石评梅与高君宇“生前未能相依共处,愿死后得葬荒丘”的凄美传奇的爱情故事令人唏嘘泪目;两位革命者坚定的革命意志、无畏的革命勇气和对崇高革命理想的探索追求令世人景仰缅怀。为将《石评梅》打造成时代的精品力作,该剧在创排过程中充分尊重戏曲艺术的创作规律,充分发挥程派艺术的表演特色,注重挖掘人物的内心情感,善于调动运用人物造型、音乐创腔、舞美灯光及导演创作才能,着力将此剧打造成一部突显程派艺术特色、好看耐听、站得住留得下传得开的舞台经典艺术作品。郭玮作为这部戏的领衔主演,深感责任之重、任务之巨,下定决心要把多年的舞台艺术实践积累和多位老师精心教授的程派表演技艺融入到人物之中,突破自我全新探索,为程派艺术宝库再添一个全新的、有风骨的艺术形象。这部戏既是她多年来潜心问艺厚积薄发的艺术创作,也是向多年来关心支持帮助她的领导、老师、艺术合作者和广大戏迷观众的汇报和回馈。

戏曲艺术是一门重“唱”的艺术,以唱为先。一部戏如果没有扣人心弦的唱段、新颖别致的唱腔、彰显流派艺术魅力的唱功,就不能说是一部优秀戏曲作品。可喜的是,《石评梅》这部新戏让喜欢程派艺术的戏迷们仅从听唱上就过足了瘾,这一点在新编戏里实属难能可贵。全剧共分为六场,在每场中,依据人物的内心感情和所处的情境,紧扣程派唱腔的艺术规律和特色,设计了大段板式丰富、入情入境且极有张力的程派唱腔。既有常用的二六、流水、散板、慢板、快板等不同板式,还运用了不常见的反二黄宽板等板式。一方面完美诠释演绎了人物,通过唱腔深化丰富了人物的思想内涵和情感表达;另一方面充分发挥了流派的唱腔特色,把流派的艺术魅力光荣绽放,把人物塑造得栩栩如生真切感人。虽然是熟悉的韵调、传统的唱腔,但是安排运用得当、恰到好处,颇令人赞叹。郭玮作为优秀的程派传人,在演唱风格上愈发成熟和鲜明,演唱技艺日臻完美,吐字归韵清晰讲究,行腔圆润婉转,音质明净甘醇,高低自如抑扬顿挫,善于以情行腔,用声音强弱的变化和节奏的疾徐有序,精准把控抒发人物的内心情绪。时而荡气回肠、意气磅礴;时而凄美哀婉、催人泪下。情急时跌宕起伏、错落有致;情缓时声声入耳、字字含情,让观众充分领略到程派艺术别具一格的美妙化境。

新编现代京剧《石评梅》在唱腔设计中创造性的运用了二重唱、三重唱和女声伴唱等多种演唱形式,给观众带来了完美的艺术享受。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石评梅》这部新编戏加入了小生行当的唱腔,也是继叶盛兰先在1958年出演京剧《白毛女》后,叶派小生再一次登上新编现代戏的舞台。北京京剧院领衔主演、久负盛名的叶派小生名家李宏图老师炉火纯青、独具艺术风格的完美演唱极有光彩,让观众听后大呼过瘾。李宏图作为一代艺术家在舞台上辛勤耕耘四十余载,为我国的戏曲艺术,尤其是京剧叶派小生的传承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在此次新编戏的演出中不仅甘当绿叶扶持后辈,而且勇于创新突破、挑战自我,用小生行当塑造了余书豪这一全新的艺术形象。李宏图以自己精湛的艺术为丰富拓宽小生行当的表演空间、塑造现代人物进行了成功的艺术探索,取得了完美的艺术效果,受到戏迷观众的广泛赞誉。北京京剧院的优秀武生演员周恩旭饰演的高君宇同样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周恩旭不仅扮相英武俊朗,身段干净漂亮,演唱上也颇见功力,韵味十足,音域宽广,行腔流畅,彰显了扎实的艺术功底和颇为难得的艺术天赋。

喜欢程派表演艺术的戏迷观众都知道,程派不仅在唱念上特色浓郁、独具风采,在做派上更是独树一帜、彰显风华。对于继承者来说要求十分全面,没有过硬扎实的专业功底和良好的艺术天赋,很难驾驭和表现程派的艺术特色。《石评梅》在创排之初就提出要运用程派艺术表演风格来演绎现代人物。创作者经过认真的研究和摸索,结合人物的需要,将具有程派表演特色的圆场、水袖、翻身、卧鱼、坐子等身段动作巧妙的运用其中,渲染深化了人物,达到了极佳的艺术效果。郭玮基于深厚扎实的专业底蕴,加之多年来的艺术实践与学习,完成得轻松自如美轮美奂。更为可贵的是,她将程式化的表演融入到人物的情绪当中,不是炫技,而是以质朴纯真且见真功的自如表演来刻画人物、打动观众,使观众感同身受、颇为动情。戏曲艺术讲究唱念做打,这些都是突出刻画人物的手段和技艺。现代戏的表演更加注重对人物的刻画,因为塑造的是现代人物,在表演上不能过于夸张,要自然真切,符合人物的身份、思想、性格、行为,以及所处的情境特点。在这方面,郭玮通过认真揣摩、反复练习,拿捏得非常贴切到位。从一个细微的眼神到面目表情的变化、到举手投足处理得都非常恰当,没有丝毫的违和或是不畅之处,足见演员对人物的谙熟于心和精准把握,展示出良好的艺术素养和独具风格的艺术风采。

京剧自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处于不断融合和创新的发展过程之中。善于学习和借鉴多种艺术门类之长,是这个剧种与生俱来的优势。京剧正是在不断的博采众长和传承创新中得到快速的成长和发展,上升成为最具艺术表现力的国粹艺术。新编现代京剧《石评梅》在创排工作中,秉持继承发展的创作理念,遵循戏曲艺术的创作规律,恪守“移步不换形”的创作准则,善于运用调动多种艺术手段,丰富创新程派的艺术表现力,巧妙融入时代元素,使这部新编戏有看点、有亮点、有新意,为当下现代戏的艺术创作起到了引领和示范作用。该剧在音乐总体设计上颇有新意,吸收了与剧中人物故事同时代、大家耳熟能详的著名歌曲《送别》的旋律,结合京剧元素,定为此剧的主旋贯穿始终,让人非常感动。该剧的舞美简洁而又多变,富有灵性,意境深远,给演员留下表演创作空间,给观众留下自己感悟领会唯美艺术的想象空间。该剧在灯光运用上营造出的艺术氛围匠心独具、颇有诗意,唯美而新颖别致。人物造型既符合剧中人物所处时代的特点,又兼顾了时下观众的欣赏需求。该剧的导演功力深厚,去粗取精,主题把握精准,人物性格鲜明,详略安排得当,善于运用掌控戏曲艺术规律,是懂戏的行家导演。

新编现代京剧《石评梅》以主旨明确的选材、正确的创作理念和优秀的创作团队,加之各方的鼎力扶持,奠定了其成为经典艺术作品的坚实基础。当然,该剧毕竟刚刚呈现于舞台,在一些细节和个别情节的艺术处理上,还要进一步去打磨和提升,团队的默契度和演员表演的娴熟度也需进一步历练,这也符合经典艺术作品的创作规律和特点。希望并相信,经过舞台实践和修改完善,该剧一定能够打造成一部“听得过瘾、看得心醉”的保留剧目,常演不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