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苇评论:杜正胜的打油诗

首页新闻中心台湾海峡漫话

台海网7月24日讯(海峡导报记者 王玮)最近,台“中研院”研究员使用的内部信箱,都收到属名为杜正胜的电子信件。杜正胜大吐苦水说,他一生清廉,专心学术研究,八年前因为有志于改革,所以暂时停止清高的学者生涯,投入政治,却因政党恶斗,被污名化、丑化。杜正胜由此感慨,“八年前,把改革看得太单纯了,其实政治路有太多的陷阱和明枪暗箭,不是单纯的学者能应付的。”

杜正胜一改原先恶形恶状的硬拗风格,突然变得如此多愁善感,根本还是因“特别费”被起诉。可笑的是,在侦办的过程中,杜正胜之前的许多谎言都被一一戳破,检查官甚至发现,他捏造包括“中研院”院士在内的多位接受赠礼人士,作为报销发票之用。其中,杜正胜要儿子杜明夷买香槟送给EMI总裁陈泽杉,事后核销项目却“张冠李戴”,指称将酒送给杜正胜自己的老师、知名教授齐邦媛。

如此尴尬的糗事被检方捉包,不仅让曾经的“教育部长”颜面扫地,就连齐邦媛教授对学生卷进这起事件都充满感慨,“我实在看得蛮难过的”。

杜正胜的政治旅行,真是他自己说的“有志于改革”那么“单纯”吗?八年来,我们看到他一次又一次地登上媒体的头条,不是因为对台湾的教育事业做出了怎样的贡献,而是因为挖鼻孔、打瞌睡。要说到其执意推动的“台湾本土化教育改革”,杜正胜倒是“功不可没”,因为他身体力行地教会了广大台湾学子,原来看台湾地图是要“翻转九十度看”的,原来“罄竹难书”也可以是褒义词的,原来中国史应当归为“外国史”的,原来“三只小猪”竟然是成语的……

杜正胜做了首打油诗描述自己现在的心情,“踏入蛇穴岂神意,虎落平阳被犬欺,为着台湾扛十字,忍辱总待天光时。”我看略做修改也许更为合适,“踏入政坛秉圣意,罄竹难书惹话题,为着‘’扛大旗,无可奈何花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