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狗大黑伯父说它是今生所见最仁义、最聪明、最勇猛的狗

小时候,村里都是那些大体型的笨狗。它们或被拴在庭院里看门,或三五成群在村中嬉戏,或跟着主人东奔西走,或跟着羊群去野外牧羊,或为了吃的或一条发情的母狗大打出手……总之,那时候笨狗非常多。多到什么地步呢?多到小狗生下来没人要,有的刚出生的小狗就被主人扔在哪个旱坑里,任其自生自灭。

文中的这条大黑狗是伯父养的,身披长毛,体型高大,重有八十斤之多,威猛异常。这条狗是伯父在路上捡的,给它取名大黑。大黑不知道是从小流浪,还是被人遗弃,当初伯父捡到它的时候,瘦骨嶙峋,浑身的毛戗戗着,尤其是肋骨和胯骨,居然把两寸长的毛顶的直直的,走路也晃晃悠悠的。那天伯父出去打面,由于人多,回来的稍晚,远远看见前方有一个很大的黑狗被一群狗围攻。本来想去看个热闹,可谁知,进前一看,大黑狗进退颇有章法,打斗也很有技巧。围攻它的几条狗虽然力壮,也没有占到便宜。但无奈大黑力亏,几个回合之后劣势太过明显,被咬翻在地。那年头死一条和死一只蚂蚁差不多,没人在乎这些畜牲的死活,但伯父心善,把群狗驱赶散尽,保大黑一条活命。

被救的大黑一直跟着伯父后面走,可伯父家已经养了一条黄狗,不准备也没有足够的食物再养一条狗了,就拿土块赶它。大黑任土块结结实实打在身上也不为所动,不肯回头半步。伯父不落忍,叹口气,那你就跟我回家吧,缺吃少喝可别怨我。就这样,伯父在前面推着独轮车吱扭吱扭走,大黑在后面摇摇晃晃地跟着。

快到家的时候,家里的大黄狗飞奔来接伯父,首先发现了后面的大黑,怒吼着就扑了上去。大黑刚经一战,加之体力严重不支,不愿和它打斗,就从胸腔里发出沉闷地呜呜声,大黄扑到跟前,也没敢与它打。一人两狗进了家门,伯母看到大黑那可怜的样子,赶紧从屋里挖了一瓢麦麸倒在盆里,用水和了和给大黑吃。看到吃的,大黄不愿意了,这次真的扑咬在一起。两条狗打得非常激烈,把伯母刚和好的麦麸也打翻了。虽然大黑,体力不支,但流浪的生活告诉它一个定律,胜者为王!所以也就拼尽全力。一条是娇生惯养的看家狗,一条是流浪多日甚至多年的,从死狗堆里爬出来的流浪狗,战力悬殊一看便知。大黑拼尽全力在自己倒下前打败了大黄,贪婪地舔食着撒了一地的麦麸……

就这样,大黑在伯父家落了脚。奇怪的是,虽然它打败了大黄狗,但后来每次喂食,它总会让大黄狗先吃,自己再吃大黄剩下的。有就吃点儿,没有就舔舔狗盆子,等待下一顿。这东西很有灵性,或许是因为伯父救了它的原因,听话到让人不可思议。即便是过去了很多年,伯父每次提起那条狗,就会说,那是我见过的最仁义、最听话、最勇猛的狗!

大黑到家没有一个星期,有天晚上狂吠不止。伯父披衣起身,一看马圈里的大白马没了。那时候牲畜是农民的命根子,没了牲畜,一家人活起来太难了。一时间,伯父急得满头大汗。看到狂吠不止的大黑,给它松开了项圈,大黑一路狂吠着往前跑。伯父和大黄狗在后面追,终于在村东往黄河浮桥去的路上追上了。偷马的被大黑狠狠咬住腿肚子不松口,疼得哎呀只叫。看伯父来了,小偷赶紧喊,快救救我,快救救我……伯父让大黑松了口,小偷一边捂着流血不止的小腿,一边求伯父放他走,伯父至今没说那次是谁偷他的白马,只是吩咐那个小偷,以后不能再偷了,这牲畜是咱农民的命根子,你把它偷走了,可叫人怎么活啊……

也难怪那小偷挣脱不了,你想想,那么大一条狗,浑身乌漆麻黑的,一口咬住就不松口,还不断的甩头,得有多强的心理素质和身体素质才能摆脱。

从那以后,伯父更喜欢大黑了,走到哪带到哪,带到哪夸到哪。其实,不止是因为大黑帮他追回了失而复得的白马,大黑还特有灵性。一帮人在街上玩,如果伯父说,咦,家里的羊关得好好的,咋跑出来了?旁边卧着打盹的大黑就会一下子机灵起来,转头朝家的方向看去,如果真是羊跑出来了,它就会飞一样跑过去把羊赶回家。如果没有看到,就会围着伯父转圈,仰头看着伯父,等着他发号施令。别人都说,这哪是狗啊,你就是让一个小孩儿去,他也不一定能干的了这事儿。

大黑跟着伯父有九年之久。那年春天,不知从哪里跑来几条疯狗,见什么咬什么。人们恐慌了,打死了几条小的,还有一条大的,眼睛通红,嘴里不住地留着哈喇子,直走,不会拐弯,逮到什么就一气儿咬死,也不吃。一连几天在村里转悠,村里让家家户户的老人、妇女和小孩儿不要出门,男人们出来打狗。可那条疯狗冲向一个村民,那人在后退时由于太害怕摔倒了。眼看疯狗就要咬到他,大黑嗖的一下蹿了出去,和疯狗咬在一起。旁边的人一拥而上,打死了疯狗,顺便也把大黑打死了。

其实,在大黑蹿出去的那刻,伯父就知道,这将是他和大黑的诀别。他说,聪明如斯的大黑不会不知道它与疯狗打斗后的代价,这狗仁义啊。年老的伯父老泪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