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明诚到底有没有被明家人当成家人?

阿诚,27岁,聪明伶俐,懂得察言观色,周旋形形的人中,帮大哥解决无法亲自出手的事情,游刃有余之中窥见智慧。

在明家,阿诚属于最不受重视的那一个,他本是仆人的儿子,跟明家本不沾边,却在10岁的年纪,被养母虐待,最后被明家人收养,能留学,最后当上了特工。

直到长大后,他的身份也十分尴尬,对外称是明家的仆人,而不是兄弟,在家里,才以兄弟相称。

按理说,心理的落差和不受宠,或许会让一个人的性格发生扭曲,可是在阿诚这里,却依然保持着最正确的三观。

他感谢明家收养自己,从残暴的养母手中解救了自己,让自己有书读,享受大户人家的荣光。

所以,他对明家,有一种很深的感情,这种感情可以超越任何利益,即使威逼利诱,他也不为所动,坚持自我,从这点来说,是难能可贵的。

在家里,他尊重大哥,帮大哥分忧,在外,又是大哥的得力助手,他宠爱着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明台,视大姐为母亲,给予最大的尊重。

可是,尽管如此,阿诚以报恩式的爱回馈着明家每个人,不计较得失,他真的就被明家人当成家人了吗?

明楼是大哥,对阿诚,自然是疼爱的,再加上阿诚一直跟在他身边,朝夕相处,有深厚的兄弟情。

他俩有着一致的信仰,正确的三观,为了救国,可以牺牲自我,在这点上,他们就是永远的兄弟。

我认为,明楼是很疼爱阿诚的,在养母这个问题上,他尊重阿诚的选择,以家人的视角为他考虑。

在阿诚受伤的时候,为他擦药,在外人面前,对阿诚的疾言厉色,不过是掩人耳目。

没有阿诚,或许明楼很难周旋如此复杂的关系,比如汪曼春,梁仲春,南田洋子这些人物,只有阿诚这样的身份才适合周旋。

他对阿诚的疼惜和照顾,只体现在细节中。他可以在阿诚面前做真实的自己,不管是个人感情还是工作,他都全盘托出,没有丝毫保留。

而这种信任,不仅仅是对伙伴的信任,而是出于对家人的信任和笃定,明楼视阿诚为亲人,只有在亲人面前才会畅所欲言,毫不顾忌。

我记得有一个细节,阿诚说要把明台从疯子手中解救出来,表明:拼了这条命,也会完完整整地将他带回来,但明楼却说:“你们都要活着回来。”

大姐17岁掌管明家,为了3个年幼的弟弟,她一生都未婚,把全部生命和精力奉献给自己的家人,所以,大姐是看中家人,高过于自己。

她对明台的宠爱有目共睹,因为是恩人的儿子,她爱明台超越明楼,在大义面前,她选择报恩,而不是纵容有血缘的亲弟弟。

虽然,阿诚是桂姨的儿子,曾经是仆人的关系,但是在多年相处中,早就把阿诚当成了家人。

大姐虽没有对阿诚那么偏爱,但是关心还是有的,在明台订婚后,她还为阿诚联系相亲,还说了一句:“我们明家的人,还是要有正常人的,大哥我指望不上,就指望你为明家开枝散叶。”

在饭桌上,大姐还多次批评阿诚的穿着:“我们明家到底怎么了?你穿成这样?”

言谈之间,就是把阿诚当成亲人,不管是在桂姨的问题上,还是在婚配问题上,大姐都有为阿诚考虑。

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个细节是,大姐被当成人质,还嘱咐明楼,不要忘记阿诚的相亲之事。

可见,大姐完全已经把阿诚当成家人看待,事无巨细地为他操办,尽管不如对明台那么宠爱,但是阿诚在大姐心中,是有位置的。

明台对阿诚的称呼,“阿诚哥”,在他犯错时,阿诚会在背后帮他,甚至教育他,明台都是服气的。

明台跟阿诚每一次的交流,不管是工作,还是家庭问题上,都是家人之间推心置腹的交流。

明台为了讨好大哥和阿诚,甚至亲手为他们擦鞋,在阿诚面前,明台也是乖巧听话的。

阿诚跟大哥大姐一样,打心里疼爱这个最小的弟弟,而明台是懂事善良的孩子,在得到家人的爱和回馈后,自然会把阿诚当成亲哥。

很多人认为,阿诚在明家的位置着实尴尬,对外是仆人,对内是兄弟,他没有享受到明台的宠爱,始终都是被忽视的一方。

其实,在阿诚自己看来,并非如此,他视明家为恩人,又懂得感恩和知足,他把明家人当成家人,压根不在意所谓的身份问题。

外人的挑拨离间对他根本不管用,他有着自己的信仰,家庭和国家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最需要珍视的。

就像他对明台说的那番话一样:“任何工作,都是谋生之道,只有家人才是永远的,不过只有一项除外,报国是信仰,而不是工作。”

他从未跟明台比过宠爱,因为他早就把感激二字刻在心里,以赤子之心对待明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