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女大学生青海独游失踪所谓说走就走的旅行还要害多少女孩

在很多女孩子心中,能够在年轻时有“说走就走的旅行”是一件很酷的事情。无数自媒体和鸡汤文都告诉女生,要出去旅游,见识更多的世界,仿佛这就叫做“成长”。然而却没有人告诉她们,一个女孩子独自到外面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

最近,一名四川的女大学生黄雨蒙,独自一人前往青海旅游,但目前已经与家人失联近20日。如果关注新闻较多的人都知道,如此长时间的失联,恐怕结果会越来越不乐观。这个女孩长相靓丽,正就读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被很多同学认为是“院花”。不过她的学业似乎并不顺利,本该今年毕业,却没有准备答辩,反而决定一个人散散心。

7月7日,黄雨蒙跟一位朋友在通讯软件上联系说自己买了很多好东西带回去给朋友和家人。家属介绍,当日黄雨蒙在格尔木市内租了一辆出租车单人进入可可西里,而且是单程没有返回。其中有一条司机回馈的信息,黄雨蒙还跟她杀了价格,并说自己带了帐篷要住在可可西里。

7月13日,她的身份信息出现在G109线格尔木至西藏方向的收费站后,失去了行踪。

早在7月8日的时候,学校已报警,称一名女学生失联,可见黄雨蒙之前的出行并未向学校报备。黄雨蒙在青海的这些日子,一直都是一个人。而她的手机自7月8日起始终处于关机状态。这也为警方和校方寻找到她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7月25日,当地救援队出动,前往无人区搜找。但是至今仍无消息。无人区远比想象的可怕,这里不是无忧无虑的文艺小青年所能想象的。高原的气候是反复无常的,几分钟前的暴雨,可能随后就会温度骤降。很多人前往无人区最终殒命,都是因为低温。

在城市呆久了的人,总是会期待苍茫的大地,独自的旅行,那茫茫戈壁带来的震撼感确实无与伦比,但是这种心灵震撼之后,却面临着生存问题。城市长大的人是难以想象生存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以为就是坐在帐篷里数星星,感受着自然的风,回忆着那些“说走就走”的旅行游记,以为充满着诗意。然而现实是生存还是死亡只在一瞬间。即便是当地土生土长的牧民,也对无人区退避三舍。何况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子。

我们不知道这个女孩子究竟经历了什么,但是她显然并不具备野外生存的经验和设备,一个人前往无人区简直难以想象。她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决定,难道她意识不到会面临的危险吗?在她最初的预想中,是否计划过如果遇到恶劣的天气,危险的动物,甚至心怀不轨的人,该如何自处呢。还是这些问题都已掩盖在了郁结的心情中,或者从未想过这些问题。

当她出现在那个G109的收费站的时候,是否有过犹豫,是转身回校,还是一意孤行地前往。那一瞬间的犹豫关系着生或者死,但是她选择了后者。希望如果还有机会,她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

前些年流行一段话“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这段话和它的含义,鼓舞着很多年轻人奋不顾身地前往他们所不熟悉的地方。世界自然很大,但是也有他的风险。太多的人只顾着自己的心情,却没有看到如何规避风险和应对风险。这无疑是令人心痛的,更给她们的家人带来无尽的伤痛。黄雨蒙的父母已经在当地报警,同时开始找寻女儿,然而天地之大,谈何容易。可怜天下父母心,但愿苍天能看到如此,有奇迹发生。

其实,人生就是一场旅行,时时刻刻就在路上,为了刻意去追寻什么缥缈的东西而身陷险境,有时候线月,一名女大学生在湖北天门山进行翼装飞行表演的时候,不幸坠亡。翼装飞行被称为极度危险的极限运动,但是这个女孩却认为自己有丰富的经验,无视恶劣天气而行,最终她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令人唏嘘。

无论是前往无人区受困,还是因为极限飞行而殒命,这些本来都是可以避免的。孔子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自己的父母,这样的选择绝非明智的。人是很脆弱的,我们虽然时常高歌生命的奇迹,人类的伟大,但是放到一个单个人的身上真的很脆弱,脆弱到一个危险,一次坏运气,就一切都消失不见了。从这个月初的贵州公交车坠湖案,到之前的油罐车爆炸,在心痛之余,难道不应该更加珍惜我们的健康和生命吗。

当我们老了,即便是少了一些记忆,多了一点平庸,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世界太大,宇宙太大,渺小的生命哪里能够尽揽。与其关注这些得不到的,不如多去珍惜自己拥有的。能够无病无灾到老,已经是多么大的幸运了,如果还有家人陪伴身边,那更是修来的福气。